新泗洲戏曲苑

?找回密码
?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54|回复: 0
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
蓝眼睛_0

[复制链接]

59

主题

59

帖子

295

积分

中级会员

Rank: 3Rank: 3

积分
295
跳转到指定楼层
楼主
发表于 2019-8-24 07:33:02 |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|倒序浏览 |阅读模式


? ?
? ?
? ? 蓝眼睛
? ?? ?
? ?
? ?   
? ?   
? ? 1)雨中邂逅
? ?   
? ? 油门踩到底,红色宝马跑车劈开两道水浪,极高的车速把滂沱大雨迅速抛到身后,雨刷快速清理着视线。那惬意的感觉像看美国一级动作大片。这样的雨夜,路上车辆很少,寥落地跑着谋求生计的出租车,少有像我一样为寻求刺激,开车出来胡转悠的。
? ? 兜了几圈,一样的大雨,一样的姿势,一样的速度,一样的灯光,玩的便有些腻味了,没有减速,我猛地向右一打方向盘,跑车还没转过神来,惯性让车尾巴没有跟着车头做圆滑的转弯,潇洒地折了个直角,溅得水花杂乱无章,我举起右手,近乎疯狂地挥舞着拳头,“耶……”声音高过车里迂回铿锵的DJ音乐。
? ? 眼前一片山岚,再熟悉不过的风景,要在平时我不会多给它一瞥,可今天不同,暴雨的夜会赋予它新鲜感。浓密的树林让风吹得倾斜,雨水摘下一些叶子放在脚下蹂躏,树枝在暗淡的天光中妖邪地交叉在一起。
? ? 耀眼的一道白光束在雨中,眼前另一道风景愉悦着我的神经,风雨飘摇中一位白衣女子行走在齐膝的水中,湿透的长发和衣袂一起飘飞,看来这里是邂逅美女的好地方,减了油门,右脚缓缓踩下刹车,车恰到好处地停了下来,车轮没有溅起半点水花。
? ? 嵌下自动开关,车门敞开,粗大的雨点不失时机地往里钻,我用惯常不容置疑的语气说:“来!上车!我送你一程。”那女孩,不,那女人,还是说女士比较合适,这年代,确切说不太容易区分,女孩有太多机会成为女人。她像专门在等我的车似的,没别的反映,毫不犹豫地钻到车里。
? ? 我用眼的余光打量她,月光一样皎洁的面容,让雨水浸淫得失了血色,湿透的白纱衣紧紧裹着苗条匀称的身材,两道乳峰坚挺,整个人像一枚剥了壳儿的荔枝。她不说话,我也不主动问她到哪里,呵呵,到时候自然有人着急。
? ? 我有意无意地看了她一眼,我的眼睛让任何女人盯上都会神魂颠倒,妈妈说她怀我的时候特别喜欢吃猪肝和葡萄,刚一下生,我的眼睛竟是蓝莹莹的。她显然没注意我的眼睛,这女子有点与众不同,大雨天的,我送她一程,连一句感激的话都吝啬。
? ? 我关了音乐,让环境变得安静,豪华有加的仪表盘静静地瞪着斑斓的眼睛。她目不斜视,一脸安详,等车到了峰林街的时候,她幽幽地说:“我到了,谢谢你。”她第一次看了我一眼,那忧郁落寞的眼神让人看了心疼。“没带伞吗?我送你到家门口吧。”,我说。“不用,到了呢。”她说。等我转过身想再看她一眼时,她已经消失在暴雨中没了踪影。
? ? 我后悔没有更多地了解她,今天,我的表现有点拙劣,错失这样一位女子,多少有点遗憾,怜香惜玉地摸了摸她坐过的位子,意想中温润的感觉竟像她一样瞬间荡然无存,好像这压根就没人坐过。我惊恐得一身寒毛倒竖,事情有点蹊跷,她那一身水,座位该是湿淋淋的,不会在如此短的时间内,温度和湿度恰到好处地抵消了吧。
? ?   
? ? 2)幽然惊悚
? ?   
? ? 夜让风雨撕扯得呜呜咽咽,那声响像极了恐怖片的音效。我的脊梁骨阵阵透着寒意,小区里漆黑一片,偶尔有昏黄的烛光从稀疏的窗口泄出。电梯歇菜了,小高层丢了以前俯瞰天下的傲然,像被谁用针扎了的气球。
? ? 我住十楼,第一次体验黑灯瞎火地从楼梯向上爬,我低着头辨认着楼梯蹬,一只手扶着不锈钢扶手。楼道里黑森森的,阴恻恻的,高档小区极好的密闭效果把风雨的嘶鸣隔在外面了,静得出奇,只有我自己踢踢踏踏的脚步声。
? ? 突然,一种嗡嗡嘤嘤的声音,在我耳边盘旋,声音不是很大,也很模糊,既像婴儿的啼哭,又像谁恶搞时怪异的笑,不是太连贯,听着心里发毛。因为有电梯,这里的楼梯没有和外界相通的窗户,为了驱赶黑暗,我摸出打火机,打了几下才点着,心里渴望光亮,就把开关摁到底,火苗最大限度地跳跃,光明在黑暗时才显得弥足珍贵。
? ? “噗”一声,火苗让一阵风吹灭了,我又打了几次,火机都美丽黄皮肤行动6.1带您畅游动物园有点烫手了,火燃却没有再跳出来,我狠狠地把打火机摔得老远。脚步停了下来,我大口喘了几口气,心里暗自嘲笑自己:你不是喜欢刺激吗?鬼片看多了,叶公好龙吧!
? ? 声音还在隐隐约约地弥漫,既清晰又模糊,我辨别不出它的方向。随着声音的起伏,几簇带着荧光的蓝,像怪兽的眼睛鬼异地在眼前忽明忽暗,忽远忽近,我神经的弦绷得紧紧的,恍惚中前面飘着一位披头散发的女人,像在和什么东西嬉戏,手舞足蹈。这个楼上还住着这样的癫狂女人吗?正疑惑间,一只手搭在我的肩上,隔着衣服都能感觉到它的冰凉。
? ? 我的心瞬间开始狂跳,猛地回头,后面黑黢黢的一片,什么也没有。头变得老大,我本能地喊了一声:“谁?!”,声音像打破的玻璃碎片,一片一片往下掉。等恢复平静的一刹那,一阵干瘪的笑声,断断续续传了过来。是那恶作剧的女人,我愤怒了,热血贲张,我甩开膀子,加大步伐,那女人也跟着飘的快了。我没得罪谁啊,为什么要整我?我颓废地跌坐在楼道里,抬眼看看,那鬼魅的影子还在。
? ? 举步维艰,我似乎绝了力气,嘴里干涸得没有一点唾沫,嗓子眼变成了烟囱。所有的水分都透支出来湿透了我的衣服,头发梢在滴滴答答淌水。估计腿也碰青了一大片,摸索着开门的时候,突然来电了,晃得我眼睛生痛。
? ?   
? ? 3)噩梦丛生
? ?   
? ? 一进家门,我赶紧放水洗澡。从浴池里出来,我只穿了件纯白的棉质内裤,肩上搭了条白手巾,把所有沾了晦气的衣服都扔到洗衣机里,由它吞吐去吧。父母为了事业旅居日本后,我一直都是自己独居,今天第一次感觉房间太大,有点空旷。
? ? 为眼保卫从食入手因为暴雨,暑气减了不少,身上竟是冰凉的感觉,拿过娇兰男士香水,东一把西一把地乱涂了一通,其实,男士涂香水是有讲究的,只用无名指在脉搏上点两下就行,今天一切都有些反常。【关爱健康·诚信中科】——暖心520我们在等你还是睡觉吧,时间也不早了。
? ? 我走到一个陌生的境地,这里像一处集贸市场,人们都在各自挑选着自己喜欢和需要的东西,我看不见他们任何一个人的正脸,好像我是这个世界的旁观者。突然人群又聚拢到一起,似乎在集体商量着一件什么重大的事情。
? ? 好像死了什么人,气氛很压抑,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换上了送殡的衣服,人群的中央大概是亡灵吧,我好奇地向前挤过去,看见地上铺着一张破席子,中间长脱脱地躺着一位穿着粉红睡衣的女子,脸上盖着一张草纸,下身一片干结的血渍。
? ? 女人的旁边放着两个血肉模糊的肉球,从圆瞪的四只蓝莹莹的眼睛看,该是夭折的婴孩,不用说那女子是他们年轻的母亲。我的心紧缩了一下,触动了一根神经,有点痛。一只手,冰凉刺骨的手,搭在我的肩上,我不由得激灵一下,打了个寒颤。想撒腿就跑,可无奈腿像灌了铅似的。“文涛……”一个干瘪的声音唤着我的名字,我找不到声音的来源,迷茫地再看了一眼那人群的中央,那双脚!那双玲珑别致,白得晶莹剔透的脚,我再熟悉不过了,一个曾和我同枕共眠的女人长着这样一双脚,睡觉的时候她喜欢把脚搭在我的身上。有个女子过来牵着我的手就跑,她跑得那么轻盈,像飘。我看不清楚她是谁。
? ? 脚底下一堆草莓酱样的东西,我滑倒了,在地上打了个滚,一股血腥味弥漫在空气里,令人作呕。我的胃里像有一锅煮熟的东西,急着要往外倒。等我站起来时,发现周围一片静寂,没了声音,没了人影。
? ? 好不容易从梦境中挣扎出来,我拿毛巾擦额头渗出的冷汗,竟然发现毛巾上真的粘上了血污,走到镜子中国最好白癜风诊疗医院能治好白癜风吗前一看,可能是自己流鼻血了,在梦里模糊了一身一脸,整个人像个血头公鸡。
? ? 有阳光真好,拉开所有的窗纱,让阳光尽情流泻。我迫不及待地给老妈打电话,希望她能给我一个明白的答案,昨晚我是不是真的遇见鬼了。老妈嗔怪地说:“都二十四岁的大小伙子了,整天就知道玩,什么香车美女,鬼怪灵异,天天沉溺于此没鬼才怪呢。世界上要是有鬼也都是人心里面有鬼。”妈妈是医生,问她不是白问嘛,一样的问题,我又问奶奶,她老人家该明白的,果然,奶奶说世界上当然有鬼啰,她让我吃点狗肉避邪。
? ?   
? ? 4)此情可待
? ?   
? ? 今天第一次把自己安静地放在床上,看来昨天晚上的经历给身心带来了负面影响,不过现在想来也挺刺激,这符合我的喜好。太阳刺眼地穿过亮晶晶的玻璃,微尘在空中游荡,我的心就像漂浮的蒲公英。想起昨晚邂逅的女子,精神为之一振,身边好久没有女孩子陪了,说好久其实也不过几个月的事,从和杨纯断交后,我对恋爱有了乏味的感觉。
? ? 我喜欢新奇,恋爱也一样,是个不断追求完美的过程。我身边的女孩子走马灯似的常换常新,杨纯算是时间比较长的了,可她还是不知足,总想用一种什么方法套牢我,最烦她讲条件要承诺,口口声声一辈子,现在谁能保证给的了谁一辈子,童话一样的女孩子。杨纯是可爱的,这不能否认,她长着一对古灵精怪的大眼睛,像两汪碧蓝的深潭,我第一次见她就陶醉在她的眼波里了,我把她视为我的阳春白雪。
? ? 和杨纯见面不是浪漫的邂逅,我们是约会,也在那片山岚附近,那儿是她所在美院的后山,她是我恋爱的同时在网上泡的小网妹,因为一次视频,彼此相悦就走到一起了。我喜欢简单的相识,简单的相处,简单的分手,人生苦短,何必给自己和别人套那么多沉重的枷锁。
? ? 杨纯违背了我的游戏规则。她艺术的眼睛能发现世间无处不在的美,但同时又存在着最大的缺陷? ?杨纯,怎么无缘无故又想起杨纯了呢,几个月没联系了,开始我不是没给她打电话,她是个刚强的女人,因为痛恨我绝情的决定,她根本就不接我的电话,每次手机都是:“对不起,该用户不方便接听”。对于男人来说,女人是完美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。我又开始期待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,女主角应该是昨天那位神秘女郎,此情可待。
? ?   
? ? 5)锦瑟华年
? ?   
? ? 要说有时候人真是逃不过缘分的魔力,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功夫。今天,我开着车按那晚的路线兜了数圈,希望能再次邂逅荔枝,可功夫还真负有心人哩,怎么找都没找到她。我爱情的火燃就窜不起来了,落寞啊,我有个坏毛病,好像一落寞胃就空空如也,必得到超市满筐满篮地采购一通,然后就暴饮暴食一通,俨然自己变成了一桶。在超市,我简直不敢相信我的眼睛,这里竟然还有我要采购的美人儿,呵呵,我的荔枝。
分享到:?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
收藏收藏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新泗洲戏曲苑 ( 苏ICP备08005911号-2 )

GMT+8, 2019-9-10 02:59亚博足彩app靠谱么 , Processed in 0.440636 second(s), 21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?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